1. <sub id="lgzh2"></sub>

    2. <var id="lgzh2"></var>

          新聞通訊

          OUR NEWS

          越共南北派系對決為越南反華內因?

          0.jpg

          【導讀】讓我們換個角度,從硬幣的另一面看看:越南的問題終究是內政不修造成的危機?



          阮富仲和阮晉勇的較量快揭曉了

            目前,以阮晉勇為首的南方派系和以阮富仲為首的北方派系對決,阮晉勇占據優勢。越南南北自古就內斗不止,雖然最后胡志明領導的北方系最終打倒了南方系,但是南方系借著改革的東風又卷土重來。目前南北分裂的可能幾乎沒有,因為時代不同了。

            看誰把誰抓起來了。阮晉勇得逞,對中國是個災難,越南不出2年會變顏色。阮晉勇得逞,中資企業會受排擠,中國別想在越南賺錢,這廝100%引美國入室,地區局勢更加復雜。阮富仲成功,保持現狀,和誰也好不到哪兒?但是中國目前沒得選,只能屬意阮富仲,但這次越南反華阮晉勇身為總理卻走上反華前臺,接連群發短信煽動國民上街游行沖擊中資企業,可謂狠毒。越南反華失控表明阮富仲連帶中國一起慘敗。趕走了中資企業,為西方資本入駐騰出市場,向美國納投名狀,示好表忠。

            阮富仲其實早就被打敗了,現在越共幾乎所有大權都在阮晉勇手里。越南變色是早晚的事,這次981鉆井是加速了這個進程。從當年黎筍、范文同力壓武元甲開始,南方派就始終視中國為頭號大敵。

            阮晉勇目前雖然強勢,但是他動不了軍隊。他如果掌握了軍隊,會徹底變色。南海他會引來美軍。阮富仲雖然是越共中央軍委書記,但張晉創仍然是名義上國家軍隊的最高領導人,南北派對軍隊也是互相牽制,誰也奈何不了誰。

            阮晉勇是越南政界的年輕人。很有意思的是,阮晉勇當年曾就讀于中國廣西師范大學,是該校一名留學生。2005年10月,在南寧參加了第二屆中國-東盟博覽會后抵達桂林訪問時,他還曾專程前往母校探望,受到1000多名師大師生和越南留學生的熱烈歡迎。這貨在廣西留過學,對中國很了解的,是中國一大敵。

            從中國撤僑來看,估計是預計到越南可能要內亂了,就看越共總書記的還剩多少實力了,這種政治斗爭肯定是你死我活的,不把對方整死是不肯罷休的。

            據外媒報道,越南因西沙問題與中國點燃的緊張局面顯得有些突然,盡管越南僑民在臺北、東京高呼抗議中國的口號,越南國內各大城市也有萬余民眾同時上街,并圍攻中國使館,但從越南的口號以及該國的訴求來看,卻也不難發現,此舉與河內越共官僚為轉移國內矛盾的訴求轉而走民粹路線大有關系,從某種意義上來說,越南此舉已成了一種“內病外治”。

            外媒引述分析人士茅岳霖的話說,1986年后,越共當局開始比照中國方式,采取“革新開放”。但該國自2001年才開始恢復經濟增長。伴隨著全球化的深化,河內當局在經濟政策上的調整失當,已經令越南這一農業人口占據八成比重的國家”(Civets),雖坐擁新興市場、年輕人口和天然資源,卻始終難以致富。越南的民怨也開始向包括中國在內的多個方向發散。

            自2001年來,越南境內因勞資糾紛矛盾蜂起,也就是從這個時候開始,越南在西沙、南沙等問題上的聲音突然響亮了起來。在民意逐漸轉向南海之際,在2014年,越南官方竟也默許了民間的抗議行為。

            從越南政治結構來看,自胡志明逝世后,越共內部的派系之爭也日趨突出并順延至今。事實上,越共的南、北兩派自上世紀70年代開始就兀自纏斗不休,并順延至新世紀,當今越南處于權力頂峰前三位的越共總書記阮富仲、國家主席張晉創和總理阮晉勇,正是分屬南北兩支。

            越共高層在進入21世紀后缺少主心骨,以杜梅為首的老一代仍不得不發揮“余熱”。在黎可漂、農德孟擔任越共總書記期間,河內也逐步展開調整,不僅鼓勵在國會等場合“辯論”,更開始學習“西方經驗”,適時“大赦”囚犯。一時間,伴隨著越南在21世紀最初幾年的經濟高速發展,從另一方面暗示了越南當局開始為民粹所困。

            由于長期缺乏領導核心,越南在面臨經濟和國家結構的組成等問題時就遭遇了難題。在拼經濟無門的當下,也只得將目光轉向民粹。

            11日,胡志明市,反華示威者高喊口號在市中心游行,譴責中國在有爭議的海域部署深海鉆井平臺,這是越南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反華示威之一。

            自2008年以來,越南的經濟狀況每況愈下。盡管越南經常被稱為“東南亞新小龍”,是世界上最具潛力的新興經濟體之一,西方主流媒體近年來更不時宣稱,越南已經承接了中國沿海大量的產業轉移,成為中國工業的有力競爭者。但早在2008年,越南經濟就已經滑出正軌,超過25%的通脹率和大幅的貨幣貶值,加之巨額的財政和貿易雙赤字,一度使越南到達經濟崩潰的邊緣。加之越南當局自2007年之后“激進政改”,河內當局更要為此前數年間造成的數百億美元的經濟損失負責。

            此前數年,越共“反腐”不得要領,在該國申辦亞運會的2010年,還爆發出船舶業丑聞。越南政府被迫對其進行重組,不得不承擔了高達45億美元的虧損,超過越南當年GDP的3%。經濟建設也陷于泥沼,越南國內維持高通脹、低增長的局面,國民對不斷貶值的本幣缺乏信心,財政赤字和外債積累過大的原有難題都沒能解決,此前的經濟增長點——地產業更冷卻至冰點。當下,越南面臨的很多經濟和社會問題,不僅“激進政改”解決不了,重病下猛藥的休克療法,更有可能造成局勢的進一步惡化。“內病外治”也就成了河內一種可行的選擇方案。

            很顯然,自2008年后,越共當局的經濟復蘇計劃并不樂觀,在長期規劃難以輕易奏效之際,越共各方人士為了給自己的派系爭取到更多的支持,不得不采取能在短期內即時獲益、但對長期發展有害的民粹政策。該國自2001年以后在南海的行動正是出于這一考量,在2011年后這一情緒更延伸到文化領域。

            當下,越南各派也越來越傾向于把自己打扮成最“擁護民意”的代表,至于這種“民意”是民眾長期期盼的凝聚,還是一時的激動或者被誘導而成,就沒有多少人在意了。在內外交困之際,河內的選擇也就只有將矛頭向北虛晃一槍,使自己在中國、俄羅斯、日本和美國之間顯得八面玲瓏,借此保證自己不吃虧。越南民間自2011年政府換屆以來的積怨,也已在越共的引導下變成了對中國在南海的不滿。該國的國內問題,就這樣被引向了海外。

            不過,越南的問題終究是內政不修造成的危機,這也使得其在南海問題上雖然大造聲勢,但也會注意控制局面。畢竟越南在“政改”領域仍在探索,但河內已陷于民粹的局面。北京更要對越南“內病外治”的策略有所準備。


          1.jpg


          上一篇 下一篇 返回

          Copyright ? 2005 - 2018 Donglai. All Rights Reserved. 東來涂料技術(上海)股份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滬ICP備17007079號-1

          微信號

          onwings專業汽車漆

          微信掃碼關注

          久久日日费线看线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