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ub id="lgzh2"></sub>

    2. <var id="lgzh2"></var>

          新聞通訊

          OUR NEWS

          幾千人的洋槍隊憑什么征服中國

          中國人昨天以復雜的心情紀念圓明園罹難150周年。龐大的天朝帝國當年竟被英法的一支遠征軍擊潰,那支幾千人的洋槍隊跟清朝的規模比起來甚至就像一只流竄的匪幫。比圓明園被燒更讓中國人恥辱的是,我們曾經向這樣一支小部隊屈服,接受割地賠款。


          可以想見,當時的中國毫無國家動員能力,在抵抗工業化國家入侵方面,我們的不堪一擊和北美的印第安社會沒太大的區別。我們可以咒罵那些簽了不平等條約的皇帝和罪臣,但想想看,當時的中國能拿什么去和燒了圓明園的英法聯軍談判。清朝國土面積一點點被蠶食是注定的。


          我們感嘆,康乾盛世的時候,那幾位君主為何沒發動社會變革,或促進“西學東漸”呢?康熙和乾隆都在位60多年,他們有過多少機會!


          十分慶幸,從150年前的10月18日到今天,中國慢慢地翻轉了過來。今天回過頭來看,1860年,當時中國相對于歐洲的落后是畸形的,它不應出現在中國這樣的東方大文明中。只有與世隔絕的部落文明,才有理由被地球另一隅的發展甩得那樣遠。沒有清朝的閉關鎖國政策,根本就不會出現后來幾千人打敗幾億人口大王朝的咄咄怪事。


          圓明園遭焚毀被稱為“國恥”,這個定義是準確的。但同時應當說,圓明園之難不僅是中國皇家的,同樣是整個民族的。1860年之后的近百年里,也是中國民生最黑暗的年代。


          關于國家,我們今天可以更清楚地看到兩點:第一,國家是維護一個社會全體成員利益的最外層的一道屏障。這道屏障我們平時經常感覺不到它的存在,但它卻是萬萬不能被打碎的。第二,“大”是一個國家的力量,但它在關鍵時刻很容易輸給“強”。中國永遠不能因為“大”而驕傲,我們必須善于在強者面前自醒。

           

          中國必須永遠做開放的社會,開放可以擴大整個民族的眼界,避免我們陰差陽錯地走進某個死胡同。中國人不比任何民族笨,只要我們敢于直面問題,不拒絕學習先進,我們就再也不會回到1860年。


          在今天,已經不再有人可以像150年前那樣侵略我們了。中國的國境線前所未有地牢固。中國面臨富有挑戰的對外困局。我們需要學習西方的先進思想與文化,但又要確保不被他們在精神上顛覆。這需要我們有極大胸懷,能把歷史掰開揉碎,不掉入簡單的教條。中國今天的力量,已能確保我們獨立自主,從容地走一條中國人自己的路。


          鎖國是條絕路,開放和學習又可能面臨陷阱,唯一的選擇,是我們必須在開放的同時,變得越來越聰明。越往前走難度越大,但我們辨別什么應當學,什么應當自己去闖的能力也越強。我們會經常感覺處于險境,但又總能找到逢兇化吉的力量。我們的自信將這樣一點點積累,強的中國將最終因為我們這樣做而出現。


          (摘自2010年10月20日環球時報)

          下一篇 返回

          Copyright ? 2005 - 2018 Donglai. All Rights Reserved. 東來涂料技術(上海)股份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滬ICP備17007079號-1

          微信號

          onwings專業汽車漆

          微信掃碼關注

          久久日日费线看线看